ag尊龙d88

黨建
産業
國際
責任
信息
商務
紀檢
專題
文化
news.png

新聞中心

國資動態

光明日報:堅定經濟長期向好的信心
來源:作者:日期:20.03.24

  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在我國傳播速度最快、感染範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公共衛生事件。在黨中央堅強領導和科學部署下,我國聚集各方面資源全力以赴打好疫情防控阻擊戰,目前疫情防控形勢積極向好的態勢正在拓展。就經濟領域而言,疫情從發生直至警報完全解除的短期階段,會對我國經濟發展産生廣泛和重要的影響,但這一沖擊不會改變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

  一

  短期来看,因疫情因素,城乡居民的生活消费受到抑制,家庭消费主要围绕食品等基本需要而展开,旅游业、餐饮业、娱乐业、交通运输业等産業的营业额出现快速下滑。市场、成本、预期等因素的相互叠加,不可避免地对企业的常规经营活动产生影响,密集使用劳动且高度依赖资金周转的中小企业面临的挑战尤为突出。疫情防控期间,劳动力的跨城乡、跨地区、跨行业流动遇到阻滞,会拖累要素配置效率和居民收入水平,并通过供应链、産業链等对其他经济领域产生负面影响。

  然而,任何國家的經濟發展都是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尤其是長期趨勢性因素,它的作用使經濟發展具有自身的內在邏輯,理解這個邏輯可以辨析經濟發展的“短期波動”和“基本趨勢”。就此而言,新冠肺炎疫情雖然在短期內會對我國經濟産生沖擊,但並不會改變我國經濟發展的基本趨勢和長期向好的基本面。這主要是因爲: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依靠市場化改革和對外開放,持續地發展了社會生産力,快速地推進了工業化和城市化,經濟結構發生轉變,已經從一個典型的低收入國家躍升爲人口最多的中上等收入國家,並成爲經濟總量僅次于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2019年中國的GDP總量超過99萬億元,人均GDP則達到70892元。按照全年人民幣平均彙率計算,2019年中國的人均GDP首次超過1萬美元,並繼續逼近12375美元這個高收入國家“門檻線”。2019年中國按照每人每年2300元(2010年不變價)計算的農村貧困發生率已下降至0.6%。作爲一個地理和人口大國,中國正處于從中上等收入國家向高收入國家的沖刺階段,這是現階段中國經濟發展的基本方位。改革開放以來實現的“增長的奇迹”,深刻地改變了中國的經濟格局,並對動員社會資源回應疫情沖擊、推動經濟向正常狀態複歸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二

  除了上述總量特征之外,中國當前還處在經濟結構加速轉型的特定階段,經濟增長的動能正在發生趨勢性變化。

  從需求視角看,消費、投資、淨出口是短期驅動一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當前,我國國內需求對增長的帶動作用在不斷增強。經濟增長越來越依賴于最終消費支出這個“內在穩定器”。在消費領域,伴隨著經濟增長和居民收入的持續提高,城鄉居民的消費結構和消費方式均發生了深刻轉變。2019年居民恩格爾系數爲28.2%,其中城鎮和農村分別爲27.6%和30.0%,表明居民對食品等基礎産品的相對支出在下降,而對發展型或享受型資料的相對支出在攀升,而且這種消費結構的變化趨勢是穩健的。疫情防控結束後,可以預期我國城鄉居民消費會出現恢複性增長,甚至是報複性反彈,短期內被抑制的消費動能將在後期得到較大的釋放。值得強調的是,伴隨著信息化、網絡化進程的加快,我國居民對線上消費的依賴程度不斷提高,這種消費方式特征不僅在短期會減緩居民消費下滑的程度,而且在長期會成爲相關企業經營模式轉型的驅動力量。在疫情結束之後,消費的網絡化、信息化程度很可能會進一步提高,進而成爲對傳統消費模式的一種替代或補充。

  从供给视角看,一国的长期经济增长取决于两组因素:要素供给以及要素组合效率。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生产要素的类型、规模以及结构特征均发生了深刻变化,除土地、劳动、资本等传统要素之外,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也进入到要素行列,对我国经济增长的驱动作用不断凸显。就我国的要素供给格局而言,土地规模具有相对刚性,劳动力面临着人口增长模式转变后的供给数量挑战,但要素相对价格的变迁会诱发企业调整要素组合方式,降低对土地要素的依赖,教育等因素则会促进我国从侧重数量的“人力资源优势”转向侧重内涵的“人力资本优势”。值得强调的是,市场化改革促进了要素的流动性,信息化进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区域一体化的加快则降低了要素的交易成本,这些都使得我国的各类要素可以在更广泛的范围进行再配置。特别是农村劳动力的非农化流转,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推进力量。2019年我国农民工以及外出农民工数量分别为2.91亿人和1.74亿人,在疫情结束之后,城乡间的劳动力流动可望快速复归到此前大规模、广范围的状态。在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背景下,我国正从要素密集使用的粗放型增长转向更多依靠创新的集约型增长,科技创新被放在推动要素组合效率提高的关键位置。依靠要素流动和创新,中国正在持续推进産業结构的高级化和知识化,産業结构逐步从“微笑曲线”的中间生产环节向两端的研发、营销环节延伸,中国制造+中国创造、産業附加值攀升、战略性新兴産業增长成为我国産業发展新动向。中国的産業结构在经历了工业化加速发展阶段之后,已稳步迈入服务业化的新阶段。疫情的冲击并没有逆转我国经济领域生产要素规模增长、组合效率持续改进的内在逻辑,经济增长动力转换、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趋势仍在延续,这为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提供了“压舱石”和“推动器”。

  三

  经济发展的“韧性”在根本上取决于经济制度对各种外部冲击的回应能力,制度对经济发展的长期趋势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经济发展的绩效说到底反映的是微观主体在特定制度条件下开展经济活动的效果。作为一个地域广阔和人口超大规模的国家,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就,根本上来自于在党的领导下,在实践中形成并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成功实现了经济转型。40多年来,中国逐步深化了对发展的一系列规律性认识,形成了一系列契合本土化特征的经济制度安排。例如:强调推动经济发展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充分调动各级政府的积极性,使企业和居民等微观主体具有不断扩展的经济自主权;推动经济发展必须依赖两个核心机制,即实施经济体制改革和扩大对外开放;推动经济发展必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推动经济发展必须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推动经济发展必须依据发展阶段的转变,瞄准经济领域的主要矛盾,实现发展理念、發展戰略和政策举措的动态调整等。

  概括地说,中国在经济实践中逐步形成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这些制度是中国长时期发展实践的经验总结和规律认识,疫情这个短期的外部因素不会冲击或削弱这些经济制度,不会改变和逆转这些制度对经济发展的影响机制。在疫情防控的过程中,我国会立足于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进一步坚持和完善这些经济制度。例如:更为深刻地意识到不平衡不充分发展这个瓶颈因素;更为坚定地推进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更为快速地完善针对地方政府的发展绩效考核和激励机制等。这些努力会持续增强经济制度的合意性、针对性和有效性,进而为巩固我国经济长期向好这个基本趋势提供坚实的制度基石。(高 帆)

您是第   位浏覽者